所写的文章大抵是就我所知道的,或是记得的,记述一点下来,至于所不很熟悉的则不敢去触动它,仍旧是守以不知为不知的教训。

——周作人《木片集》

评论

© 青瓷小酒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