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戈

不抱期待,也不回应任何

我们被领着走了那一段路程

为了新生活或是死亡?当然,有一个人诞生,

我们有着证据,毫无疑问。我以前也曾目睹过诞生和死亡,

但总以为它们截然不同;那个诞生对我们

是艰难和剧烈的痛苦,就像死亡,我们的死亡。

我们回到我们原先的地方,这些王国,

但在旧时的律法中这里再也不得安宁,

一群不同的人民抓紧他们的众神。

我本应对另一次死亡感到高兴。


——《阿丽尔诗》 T·S·艾略特

评论

© 枕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