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戈

不抱期待,也不回应任何

第一斜桅结冰断裂,油漆过热剥落。

我做了这次航程,我已忘却,

现在又记起。索具脆弱,船帆腐烂

在一个六月和另一个九月之间。

做得无人知晓,仅仅意识到一半,秘密的,我自己的。

龙骨翼板的外板漏水,船缝需要堵紧

这个形式,这张脸庞,这种生活

活着为了生活在一个超越自我的时间的世界里;让我

为这种生活摒弃我的生活,为那没说的词摒弃我的词,

那苏醒的,嘴唇张开,那希望,那新的船只。


——《玛丽娜》 T·S·艾略特

评论

© 枕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