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戈

不抱期待,也不回应任何

未来是一首消逝的歌,一朵皇家玫瑰

或者是一小枝薰衣草,被夹在一本

从未打开的发黄的书页里,

惆怅地悼念那些不在此悼念的人。

上升的路就是下降的路,向前的路就是向后的路。

你不能从容面对它,但此事确定无疑:

时间不是医治者,病人已经不在此地。


——《干燥的赛尔维吉斯》 T·S·艾略特

评论

© 枕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