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戈

不抱期待,也不回应任何

   于是他变成了上帝的舞者。

因为他的肉体爱恋着灼热的箭镞,

所以他在滚烫的沙地上舞蹈

直到箭镞飞来。

他拥抱了箭镞,洁白的肌肤一任鲜血染红,他得到了满足。

现在他是绿色的、干枯的,

口中涂有一点点阴影。


——《圣那喀索斯之死》 T·S·艾略特

评论

© 枕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