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戈

不抱期待,也不回应任何

时间正一刻不停地吞没我,

犹如大雪吞没一具冻僵的尸首;

我从天上俯瞰这圆形的地球,

再也不从尘世寻求一个容我栖身的简陋的住所。


啊,雪崩,你可肯让我随着你的塌落而隐没?


——《恶之花》 夏尔·波德莱尔

评论

© 枕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