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戈

the die is cast.

附着在泰勒那个吻痕上的碱是一堆篝火,是烙铁或是原子反应堆,在我手背上灼烧,感觉上却像在距我几英里远的长路尽头。泰勒要我回来跟他并肩一道。我的手却在离去,越来越小,在长路尽头的地平线上。

想象一下那火仍在灼烧,只是眼下它已然越过了地平线。成为一次日落。


——《搏击俱乐部》 恰克·帕拉尼克

评论

© 枕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