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戈

the die is cast.

这个世界之所以变得清晰而且可以忍受,是因为我们习惯自己和它的互动模式——尤其是那种让我们和他人得以联结的。人际关系总是可以帮助我们往前走,因为这些关系通常预设着进展,有未来——所以我们全都活得好像唯一的任务就是和别人建立关系。待有天我们意识到原来人生可以做的事情不只如此而已,尤其是当我们了解到原来我们和这些人的关系都是靠我们的意愿在维持——试试看不写信也不吭声,将自己孤立,您就会发现它们如何在您四周一一消融——而且大部分的关系都是背对着我们的(但非出于恶意,而是漠然),至于剩下的那些也总是一副注意力随时会被吸引走的样子,当我们于是开始去想象在我们所谓的爱情或友谊中,有多少偶然和情境使然的成分时,世界又会重返它的黑暗期,而我们则再度陷人这人间温情曾一度将我们从中救出来的严寒里。


——《加缪手记》

评论

© 枕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