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戈

the die is cast.

膜拜物,大家都知道,没有价值。或更确切地说,它有一种绝对价值,它靠人们醉心于价值而存在。


——《机械的时髦主义》让·鲍德里亚

评论

© 枕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