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戈

the die is cast.

冻,坐着烤暖炉,眼睛和鼻腔仍能感受到顽强的冷,小寒风逮着缝就嘶嘶往里钻。鼻尖凉飕飕,左脸莫名比右脸冷。

一直托着书的手反倒还好。

评论

© 枕戈 | Powered by LOFTER